对话罗永浩,锤子为何起死回生

来源: 腾讯科技2017-11-08 14:15:55
  得意的时候看淡,失意的时候多抱以希望。

  也许这才是正确地观看锤子科技和罗永浩的方式。从2014年呼啸面世,万众期待,到2016年几近解体,少有人看好,手机创业公司锤子和罗永浩经历了鲜花和掌声、折磨和伤痛。

  所幸,没有倒下。

  11月7日,晚上近八点钟,罗永浩和他的锤子公司,在成都装修味还未散尽的大魔方演艺中心继续自己的创业之路,发布了新品,推出1799元起的坚果Pro2。发布会开始不久,罗永浩高兴地宣称了100万台的坚果Pro(1代)销售量。“锤子创业以来五年卖了200万台手机,其中,过去6个月售出100万台。”

  “起死回生”,罗永浩选择用这一个词概括所剩不多的2017年。

  他提出了一个以往发布上很少提及,但是对于主流手机厂商非常看中的词——净推荐值(NPS)。坚果Pro的畅销,提升了锤子手机净推荐值,绝对值上升10%,质量问题退换率减少了10%。

  “锤子变了”。锤子一名内部员工感叹。在特立独行与尊重手机行业规律的横轴上,曾经相当长一段时间里,罗永浩偏向前者。连续碰壁之后,他花16万包机,终于感动了想延揽的人才吴德周(荣耀手机前负责人之一),委以CTO重任。后者将锤子拉向横轴另一端。

  发布会后采访环节,腾讯科技提问吴德周如何收拾锤子之前上游供应链和生产方面烂摊子时,一旁的罗永浩鼓励,“随便说,大胆讲”。

  以一款质量较过去大为改观、价格适中(1499元)手机,锤子留在了手机圈。但是,对于手机公司而言,罗永浩称,“还没有上牌桌,只是一个新秀。”

  明年,锤子将在喘过气之后,在高中低三个档位角力手机圈,在这次发布了3499元的空气净化器之后,还将陆续了发布智能音箱产品。

  罗永浩一直期待能抓住下一个计算平台出现的商机,在他看来,智能音箱具备语音交互入口作用,也许是进入下一个计算平台的必经之路。

  锤子不想落下大机会,仍然在路上。

  锤子落地成都,属“未蒸熟的香饽饽”

  半年100万台销量,意味着作为一家备受煎熬的创业型手机公司,锤子已经度过最困难阶段。

  往后可能要打持久战,罗永浩称,活了45岁来第一次购房置业,在成都买了一套巨大的保利房子,在锤子成都办公室附近,价格才2万元多一平方米。同样保利的房子,在北京要14万元一平方米。

  锤子总部不断地迁往成都,罗永浩已经有意识地宣讲成都创业之好处,以便日后招人方便。具体情况是,锤子总部在成华区的世茂大厦。目前,办公区正在装修,差不多月底入住。“已经大概有70来人,客服还有100来人,到年底软件的研发中心也会落在成都。”罗永浩说。

  几经波折,现在锤子手机股东中有两位老板在成都,其中其一是迅游,当时对外公布投资额3000万元,另外是成都市相关机构的6亿元。罗永浩坦然,虽然锤子是亏钱公司,但是属于“未蒸熟的香饽饽”,从长远看对双方都有利。

  落户成都对于锤子而言,也许意味着命运的一次大转折。

  曾经在漫长的初始阶段,文科生罗永浩犯过工业生产上几乎所有的错误,手机加工商们要么无法量产他所要求的工艺,要么选择了不入流的加工商,手机质量问题层出不穷。

  所以,在一定阶段,锤子陷入负相循环之中,因为钱不足,体量小,找不到业内最好的加工商为其生产。因为加工商不给力,手机质量越做越差。这让关心它的人为其命运捏一把汗。

  2016年,锤子手机团队进行了大换血,技术团队进行了重大改组,整顿范围很大。最主要的是,原锤子科技CTO钱晨离职(摩托罗拉工作13年),新任CTO吴德周带来的华为系取代了之前的摩托罗拉系,之后吴德周重组了70多人的硬件团队(不全是来自华为),吴德周担任锤子科技产品线、硬件研发副总裁,负责锤子科技的产品线以及全部硬件研发工作。

  从锤子M1手机之后,锤子手机质量把控有章可循。吴德周的到来,使锤子产业链上游的错漏一个一个被堵上。像一个病人病情开始好转,锤子慢慢恢复了活力。

  吴德周告诉腾讯科技,“以前锤子产品比较少,我过来之后一是团队上加强,供应链方面聘请了一位业内大牛,加强团队。二是,产品线规划上,后面会规划一系列产品,满足各个档次用户的需求。”

  吴德周带来了供应链和加工商方面的资源,比如坚果指纹识别技术,引入了瑞典FPC和中国的汇顶科技。这两家此次在坚果Pro2手机背面的Logo和指纹识别合而为一之时,解决了技术细节上的难题,第一次改成玻璃Logo,而不再是金属质地。

  显然,人员齐整、产品思路明确,有稳定的根据地,和销售上涨的手机产品现金流,尽管还像是大病后初愈,锤子无疑正处于其历史最佳时机。

  多产品突围走活

  新品坚果Pro2算是锤子一款顺应潮流的产品。

  外观设计上,坚果Pro2追求简单和简洁。尽管仍然是双摄像头,坚果Pro2将第二个辅助摄像头缩小。同时,将指纹识别处与Logo处合而为一。采用全面屏设计,内置高通660处理器,同时运用了Face++的人脸识别技术和Momo的AI美颜技术。罗永浩称,拍照方面也已经新到岗一位业内大牛,以提升拍照实力。

  较有锤子特色之处是软件创新应用闪念胶囊,以及在手机侧面设置的实体闪念胶囊键。

  价位上,坚果Pro2较上一代普遍上涨,4GB+32GB版本售价1799元,(上一代同配置版本售价1499元),4GB+64GB版本售价1999元,(上一代1799元),另外6G+128G版本2299元。

  通观坚果Pro2产品,可以发现一向标榜特立独行的锤子,继续顺应潮流,与友商比拼要害之处,比如提升拍照、引入人工智能美颜、全面屏等等。这或许意味着锤子变得成熟,也意味着在进入中年,同时也意味着,手机产品差异化越来越难获得。

  为了商业上可持续、为了活下去、为了对得起新老股东,体格瘦小、先天不足、技术创新不足的锤子接下来将始终面临是否应该毫无个性地生存下去的拷问。

  毕竟,上一代坚果Pro主要还是2000元以下档位,这些已经不是主流手机厂商必争价位档。

  面对主流手机产商竞争,要在他们的游戏规则中打败他们,几乎是一项只能比拼包括资金实力在内的综合实力的硬活,也是长久的苦活。在一个规则已经成型且透明的游戏中,后进入者锤子要达到千万台年销量,才有可能结实地活下去。而这,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打破行业集中度不断提升铁律的命运在等着锤子去努力。

  手机行业日渐成熟,比拼的结果都是实力说话,“坚果Pro一代,1499元的,赚7块多,2299元才有200元以上利润,2299元的我们卖了1/3左右。”罗永浩介绍。

  所以,维持现金流和低利润率的手机之外,锤子要么在手机上继续冲向高端,要么就像现在这样,用子公司的形式去尝试新的、具有较高净化润利率的空气净化器。锤子发布的畅呼吸空气净化器,3499元价位卡在国外高端品牌往下一个档位上,真正想做到的是,质量不输给国外的产品,价格却要便宜很多,同时,还有一些利润。

  如此,锤子的棋将走得更活。

  附罗永浩、吴德周(锤子CTO)采访摘录

  问:吴总(德周)你来了锤子一年多,提升了供应链体系,你做了哪些事情?

  吴德周:以前我们产品比较少,过来之后一是团队上的加强,我们以前在硬件上投入还是比较少,二是产品线的规划上,像罗老师所说,我们后面会规划一系列的产品,满足各个档次用户的需求。

  供应链的思路上我们有一些变化,我们更多是选择真正有实力的也看好锤子未来的这些供应商合作。你们可能觉得现在力度非常小,但是后期力度会非常大,他们确实也给了我们很大的支持。我们的产品开发时间非常紧,但是他们也是支持非常好的,我觉得供应链现在还比较正常,得益于他们的支持。

  问:你如何评价锤子科技的2017,关键词有哪些?

  罗永浩:2017年对我们来讲是“起死回生”,因为2016年的情况外界也知道。2017年坦率讲,比想象的要顺利。

  我们一直以来是这样的想法,比如说你做一个公司,做手机的技术门槛和人力门槛挺高,你要维持500-800人的团队,年花销非常大,每年有几亿的花销。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能比较顺利地做出足够多的机器,比如高中低档三个产品线,很稳定地按照合理的销售周期,合理地把产品迭代出来,这样就会走上良性循环。

  但是我们之前由于种种原因,种种条件限制,从来没有按时发布产品。这次我们赶在双十一前出,其实内部半数的人是挺担心的,但是现在走下来比想象中顺利。这从行业上来讲也是很正常的,不是说谁势利眼,就是当你手头钱紧的时候,越紧就越难,你既拿不到账期,预付款又多,越穷就越穷。但是你好转之后发现,很多东西就会朝更好的方向前行。

  按我们现在规划的,明年差不多有4场左右的发布会,我觉得2017年对我们来讲是非常重要的转折点。

  吴德周:2017年的好消息其实挺多,包括罗老师讲的销量的事情,再就是我们落户成都,也是非常大的变化。

  问:刚刚罗总提到落户成都,今天你在发布会上也透露出成立畅呼吸成都公司,能否介绍一下目前在成都的布局是怎样的?把什么功能放在成都了?未来还有哪些布局和设想?

  罗永浩:我们总公司已经在陆续往这边搬,现在在成华区的世茂大厦。办公区正在装修,差不多这个月底住进去。这边大概有70来人,不算客服,客服还有100来人,到年底软件的研发会落在成都,因为成都人才特别多。

  其实做手机的人才没有那么好找,我们来这里之后也发现一些公司以前研发的分部放在这里,但在裁员,甚至是撤销这个点,于是我们也招收了很多不错的人。成都还是以软件为主,像成电也在成华。

  我们稍稍安顿下来,会大量做校招,我们公司最初创业的头五个工程师里边有一个就是川大毕业的,在大学期间参加国际算法大赛,还得过奖,我们一直觉得这边软件人才非常好。我们还有两个投资者是成都这边上市公司的老板,其中一个是迅游。

  我在北京没有买房,但在成都已经买了房子,我今年45岁,第一次置业。这里可能还有一个对比的问题,我在北京住的保利的房子,一平方要14万,我们成都这边也是一个保利的项目,楼比北京那个要好得多,才2万块钱。

  人对钱的感觉是比较得来的,没有绝对的,所以我老婆看了很崩溃,把天津的房子卖了,在这边买了一个大4倍的房子。

  我们也拿这些事情现身说法,跟北京的同事说,他们其实过来的很多。原来我们担心他们不愿意过来,实际上不是,尤其是年轻的,没有说老婆不上班,或者说孩子必须上什么学校,没有这些的话都非常愿意过来。如果不愿意过来,领他们来看一下,差不多两三天就投降了。

  问:发布会你中途一直没上场,发生了什么?

  罗永浩:是这样的。我有两个毛病,第一是拖延症,第二是完美主义。如果拖延症不完美主义,差不多80分就上去了;还有一种就是没有拖延症又没有完美主义,就是最理想的状态。我是两个都有的。我其实也在吃药,拖延症有药可以吃,效果明显有改善,但是还达不到正常的状态,我每年准时开场是很少的。

  第二,现场失控也有一些原因,咱们国家很多行业专业化程度不够。这种大型场馆的活动,LED屏过来的方案商基本什么都不懂,给你调的效果是没法看的。发布会头一天晚上过来调了四五个小时,很痛苦的是要保3D视频,手机的效果就保不住,要保手机画面3D视频又保不住。

  3D视频因为细节的改动,回去重新渲染了一遍,本来下午四五点钟送到,在大屏幕上试一下是再调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下午四点钟就放了三四百人进来,我们在现场没有办法再试,因为如果你试了,有人录下来放出去就完蛋了。最后我也很绝望,满屏都是灰白的马赛克,非常绝望的。我很羡慕乔布斯,即使技术支持方不专业,如果我们有足够的预算,把这个场地包下15天,我们住进来,工程师花16个小时调LED屏,什么都调出来了。因为它本身的表现力能做到,只是没有专家给你调,有很多问题,这也没有办法。

  问:现在科技公司都在谈人工智能,你怎么看?

  罗永浩:坦率讲我们自己不太好意思提,多少人说人工智能,很多时候就是把一些算法讲得很神奇,什么机器学习,还有神经网络……我觉得他们的演讲能力远超过技术能力,虽然是做技术的,但团队能讲出非常好的名词,真的,那个东西就是名字起得好。

  我也看过网上比较刻薄的说法,说现在科技界人工智能的水平相当于10个扫地机器人(300024,股吧)的智商,有人说谷歌(微博)很牛,那就相当于15个扫地机器人(300024,股吧)。这种说法是比较刻薄的,但是这些科技公司三句话不离人工智能,不离AI。AI这么火,我们并没有看到真正上了台阶或者有数量级上的变化,还是一个起步的阶段。

  问:锤子为何要做空气净化器?

  罗永浩:坚果Pro一代,1499的赚7块多,到2299才有200以上的利润,2299的我们卖了1/3左右,大概是这个样子。净化器相比手机没有领导性品牌,存在巨大的价格空间。我们在净化器领域看很多创业小公司都是十几个人,里面有一两个原来干过几天,出来觉得是个机会就干起来了。

  我在智能领域里看那些创新小团队,都是小儿科。但是他们随随便便能弄个10亿估值,我们就很崩溃。锤子科技拆开变成5个团队,每个都是20亿估值,现在在一块儿还是20亿估值。

  净化器第一是没有领导性品牌,第二你知道那些巨头为什么卖那么贵吗?我们发布会上没有讲。白电巨头卖得好的原因是从600多到2万多的产品都做,有完整的产品线。我们杀进来就做顶配,当价格还不错的时候,那些巨头是很崩溃的。但是他们没有办法把顶配降下来以应付我们,因为他要降一个,产品线就要全部降,整个就会乱掉。所以明知道你打得他很苦恼,他也没有办法。如果我们能加速冲出来的话,有望成为这个领域数一数二的品牌,那未来就会比较容易。所以我们做净化器是非常务实的考虑。而且我们在北京,很容易想到这件事,每天睁开眼睛就会觉得,如果有五个项目,你会先想到净化器。

  问:芯片的性能你们认为达到极限了吗?近年来都强调在芯片性能上的革新需要神经网络单元,你们对高通骁龙625/626八核64位处理器芯片是不是已经到了探索的极限?

  吴德周:高通骁龙625/626八核64位处理器继承的是旗舰芯片的架构,整个水平相当于旗舰水平。大家也能感觉到,整个手机配置里边,其实现在性能是有些过剩的。我们重在用户的体验,要把体验做得最好,把系统优化,比如流畅度等等,我们在这些方面花了很多时间,也包括功耗。坚果Pro一代在功耗方面就非常好,这次Pro2比Pro1又有提升。流畅度、功耗方面我们花了很大的力气在做研发,重点还是希望大家有很好的体验。

  问:像人工智能这些,新技术运用到手机交互系统里面,是不是存在一些技术上的挑战或者是困难?

  罗永浩:这个还好,我们创业过程虽然不是很顺利,但是所有技术领域要用的东西,方案解决商都是支持得非常好的,我们也很愿意给方案解决商做一些免费广告,这方面没有太大的问题。

  我们做手机,本身来讲还是个方案整合商。像三星、苹果、华为这种大企业在科研上的投入是惊人的,当然我们也在逐年增加。体量上来讲,核心的技术,至少软件方面,我们纯技术上的投入比较少。整合起来这件事没有特别大的问题,比如说我们要用到一个算法,或者是用到一个什么东西,至少供应商也愿意积极踊跃地合作。

  吴德周:其实在技术方面我们会走得更激进,你们也看到了,包括人脸解锁,现在上市的机器里也没有几个支持的。你们有了机器之后可以体验一下,我们人脸解锁的速度可能会比友商更快。

  AI现在提得很热门,所有厂家必提AI,但是要想想AI是什么,其实还是希望它能给你带来更多的便利,或者让手机更智能,去解决问题。大家也看到了,其实包括我们在软件上的创新,包括在大爆炸、一步上都有更多人性化的创新,这也是一样的,理解为AI也不过分。

  在这些方面我们都是一直在往前走的。

  罗永浩:坦率讲我们自己不太好意思提,多少人说人工智能,很多时候就是把一些算法讲得很神奇,什么机器学习,还有神经网络……我觉得这个真的,他们的演讲能力远超过技术能力,虽然是做技术的,但团队能讲出非常好的名词,真的,那个东西就是名字起得好。

  我也看过网上比较刻薄的说法,我看着挺开心的,说现在科技界人工智能的水平相当于10个扫地机器人(300024,股吧)的智商,有人说谷歌很牛,那就相当于15个扫地机器人(300024,股吧)。这种说法是比较刻薄的,但是这些科技公司三句话不离人工智能,不离AI,AI这么火,我们并没有看到真正上了台阶或者有数量级上的变化,还是一个起步的阶段。

  还有说到硬件研发方面,确实我们是比较激进的。德周确实没有吹牛,我们总是把工程师推到极致的状态。我们内部开发从来不量屏占比,但是做完量了之后吓一跳,我们屏占比比绝大多数国产手机都好。

  我们研发的时候没有想屏占比,只是想做到极致。德周在研发上比较激进,比如指纹整合进Logo。我们用玻璃Logo,花很多心思把质感做得很漂亮,因为我们Logo上还要做锤子的纹理和质感,有一些微雕,我们和供应商调了很久。还有坚果Pro一代是6.9mm的厚度,虽然视觉上没有那么薄,但是其实非常薄。德周来锤子科技之前我们在技术上不奢望这些东西,但是现在看来,硬件研发上很多都是比较领先的。
责任编辑: 安智慧 IF108
  • 拿起手机 扫一扫

    关注财界网官方微博

  •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财界网官方微信

    获得更多深度财经资讯

我要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遵守《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

 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您在财界网发表的言论,我们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版权与免责声明:

1 本网注明“来源:×××”(非财界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 在本网的新闻页面或BBS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文责自负。

3 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同本网联系。

热文排行
  • 财经
  • 股票
  • 理财
  • 综合

社区热贴
  • 热门主题
  • 热门回复

财界网广告服务中心

广告热线:400-898-3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