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卡拉孙陶然:创业的本质从来没有变过

来源: 新浪科技2017-01-10 10:22:51
  1月8日,胡润发布了2017“中国新金融50强”榜单,拉卡拉登榜。作为对过去一年新金融行业领军人物的肯定,本次榜单公布的同时,还一并颁发了年度人物评选奖项,拉卡拉控股董事长兼总裁孙陶然当选“2017胡润中国新金融行业年度风云人物”。

  除了上述奖项之外,孙陶然在刚刚过去的2016年还相继获得“凤凰2016年度华人经济领袖”、“芭莎男士2016年度非凡企业家“等个人奖项。

  2016这一年,无论是对拉卡拉公司还是孙陶然个人来说,都是意义重大的一年。这一年,拉卡拉曲线上市遇阻,孙陶然淡出;后公司改制、分拆,旗下支付集团——拉卡拉再谋上市,孙陶然信心满满。

  拉卡拉已经成立十年之久,在此之前,孙陶然创办了生活速递、蓝色光标、商务通等5家公司公司,涉及媒体、公关、金融服务等方方面面。用当下的话来说,孙陶然可谓是非常成功的连续创业者。孙陶然在接受新浪科技的采访时坦承,自己做拉卡拉的心态已经不同于之前的五次了,“我是把它当做一个终极企业来做的,我要把拉卡拉打造成我心目中的伟大企业。”

  “之前那次重组的终止延缓了拉卡拉成为一家伟大公司的时间。”孙陶然遗憾地说道。但孙陶然依然相信拉卡拉一定会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对于这一点,直到现在他也深信不疑。

  在孙陶然看来,创业从来都只是创业者自己的事,回首自己创业二十余载,孙陶然感慨“创业的本质从来没有变过”。孙陶然对新浪科技表示,创业既没有去年、前年被大家所追捧时的那样高大上,要用“创业英雄”的词汇来称谓它,也没有像三十年前那么不被待见,认为是“下海”、“倒爷”。

  相较于此前创业的领域,孙陶然坦言金融其实是最难做的一行。“没有金刚钻,不能揽瓷器活儿。金融不是瓷器活儿,金融是瓷器店,里边太金贵了,看着很容易,其实风险巨大。”孙陶然认为,一个社会,需要有道德底线,需要有是非观念。在这些方面,领先者要担负起领先者的责任。

  以下为孙陶然先生接受新浪科技采访的实录:

  创业的本质从来没变过

  新浪科技:您创办的生活速递、蓝色光标、商务通、拉卡拉等6家公司,涉及媒体、公关、金融服务等方方面面。您每一步是怎么考量的?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您是如何看到“风口”的?

  孙陶然:对于创业寻找方向,在《创业36条军规》里面提过一个三者之间的交集点,市场、特长和爱好。首先要考虑的是市场,如果这个方向是市场需要的,而没有这方面的特长,那这个是别人做的是,而不是自己的事;如果市场和特长两者兼具,爱好就成为选择的最优标准和动力。当然也要看每个人的情况,对于已经获得成功的创业者,就可以先依据自己的爱好,然后再看市场的需要,因为他的市场是无限的。对于绝大多数初创者来讲,是没有办法太去考虑自己爱好的,只能更关注于特长和市场需要,但第一要素是市场需要,如果做的东西市场不需要,是怎么都不会成功的。

  不过我前面几次创业和创立拉卡拉的心态略有一些差异,共同的心态都是尝试,不同是在做拉卡拉的时候,前面已经成功的参与过五个企业了,所以做这个企业的时候,我是把它当做一个终极企业来做的,我要把拉卡拉打造成我心目中的伟大企业。我说的那三条标准,行业领先、可持续成长、受人尊重,我是照着这个标准去做的。

  新浪科技:之前成立的那几家公司,您甘愿放手让之成为其他人的平台吗?

  孙陶然:几年前我有一次演讲,曾经讲过一句话:我们不能拓展生命的长度,但是我们可以拓展生命的广度和深度。生命的长度是指寿命,这个是无法扩展的定量;广度是指参与了多少事情;深度则是指对人生的领悟和对事情参与的程度,广度和深度都是可以自我选择的。

  我创办这么多企业正是拓展生命广度的体现。当一个企业已经进入到成熟阶段,我对这个企业就没有兴趣了,我觉得这个企业就可以交给我的副手来做。我的观点是副手也要变成正手,我在一个地方当董事长兼总裁,你一直干到60岁,所有跟着你的人就永远是常务副总,我希望我的副总变成常务副总,我的常务副总变成总,我的总变成董事长。我的兴趣点是在一个全新的领域,所以当现有领地一旦很成熟了之后,我会选择再去开拓另外一个新的方面。而在开拓新的方面的时候,我又不喜欢重复,所以我一定会选择完全不同的领域。

  另外,看到任何一个好的商业机会或市场需求,我觉得我一定可以做些什么事情,所以有人在做的时候,我就会很感兴趣,想要参与其中。早年是我自己做天使投资,现在拉卡拉有自己的基金,我们会去参与。这个我把它定义为这就是拓展生命的广度。

  新浪科技:您如何看待20年以来创业环境的更迭?能否详尽阐述下过去和现在最大的不同?

  孙陶然:我个人作为1991年就开始创业的一个人,对于这种落差我没有很深的感受。我既没有感觉到前两年的时候那个热火朝天的创业气氛对我所作所为有多少影响,也没有感受到现在所谓的资本寒冬对我有多大的影响,原因很简单——我从来认为创业只是创业者自己的事。它既不像我们一年前、两年前把它捧上天时那样光彩照人,也不像现在,或者二十年前,大家不注意它、冷落它时那样低下。我认为,不管外界怎么看,创业的本质从来没有变过,它是创业者自己的事情。

  作为一个创业者,如果你不能洞悉创业的真相,就无法做正确的事,就很容易被外界所左右。当外界都在夸你的时候,你会飘飘然不知所以,当外界不关注你的时候,你又倍感失落,倍受打击。如果我们洞悉了创业的本质,我们去追求这个创业的本质,那任何外界的环境变化,任何外界的影响,都不会干扰我们的创业进程。

  创业既没有去年、前年被大家所追捧时的那样高大上,要用“创业英雄”的词汇来称谓它,创业也不像三十年前那么不被待见,认为是下海、倒爷,其实创业的本质从来没有变过。

  领先者要担负起领先者的责任

  新浪科技:您觉得,作为一家创业公司的CEO,最应该具备的几项特质是什么?(作为“连环创业者”,您有什么想对现在的创业者说的吗?)

  孙陶然:核心观点是:领先者有领先者的责任,领先者必须尽领先者的责任,这是社会的希望所在。

  领先者的责任体现在:

  第一,要做表率。作为领先者,在享受成千上万的掌声和鲜花同时,也有千万只眼睛在看着你,所以你必须做得更好,你的道德底线必须要比别人更高,而且还要尽可能不断提高。有些事,别人能做,你作为精英不能做;即便是别人对你不敬,你也不能“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第二,要乐于助人。人的价值是由其对周边的助力决定的,同样,如果帮助你周边的人都发展好了,你也会更好。助人,也是我们的生命价值所在,我们终将离开这个世界,当我们离开后,我们留下的,除了我们自己创造的,就是我们曾经带给别人的助力。尤其如果你是举手之劳,但对别人是雪中送炭的事,一定要做。

  第三,不要误人子弟。中国文化中有一个非常不好的理念,叫“为尊者讳”,人一旦成功了就要重写历史,把穿开裆裤玩泥巴这些经历都删掉改为天资聪慧七步成诗……这是非常不好的,作为成功者,所有的人都希望向你学习,你可以不讲,但是如果讲成功经验就一定要真实,不能粉饰太平文过饰非,否则会极大地误导后来者。

  经常有创业者问我,“为什么某某讲他当年融资的时候被十几个VC追捧以及电梯里聊了三分钟就融到几千万美元,而我已经被十几个投资人拒绝了?是不是我的创业方向不行?还是我自己不行?”……实际上我们都知道,融资其实是很难的一件事,很多后来风光无限的成功者当年都被十几个VC拒绝过……

  一个社会,需要有道德底线,需要有是非观念。如果都是不问是非只论成败,或者只论交情不论是非,这个社会是没有希望的。

  在这些方面,领先者要担负起领先者的责任,只有这样,这个社会才可能更好。

  新浪科技:您曾说过自己有复盘的习惯,那么回顾之前走过的路,您有做过什么令现在后悔的决定吗?抑或是哪个抉择让您很满意?

  孙陶然:我认为直觉是上天对创业者的一个恩赐,因为上天觉得创业者太辛苦了,所以赐给你一个能力,就是直觉。从生物学角度来讲,直觉其实就是一瞬间你的大脑综合了所有的因素之后做出的一个判断。所以在我的经历里边,凡是我最后违反我的直觉做的事全都错了。

  在决定做创立拉卡拉的时候,是我和一堆朋友组了一个车队,开车去珠峰大本营。在去的过程中,我那几个朋友发现了金融服务是非常好的方向,就一直在劝我做拉卡拉,其实拉卡拉是我这些朋友发现的方向,但是他们认为他们自己来做这件事,这件事做不大,我来做他们认为能够把这事做大。所以反复劝我的时候,我正驾驶着车辆在崇山峻岭之间,断断续续跟他们讨论,但我当时的第一个直觉就是我同意他们的看法,但我没有立刻答应。这个也是我这个人做决策的一个方式,我所有的决策都是用一瞬间的直觉来做判断,然后会把它放一周两周三周,慢慢的去咀嚼、回味,如果最后这个小心求证的结果跟我的直觉一样,我就做了。如果不一样,我就不做。

  金融其实是最难做的一行

  新浪科技:您曾说做金融是出于自己的“任性”,这一点能否详细谈谈?

  孙陶然:当年我决定下海了之后,做了企业几年之后,我想了一下我说我什么时候是头?我决定学习韦小宝,韦小宝说给乾隆干十件大事就可以退休了,我说我要做五类企业我就可以退休了。当时我认为企业就分五类,一类是媒体;二类是乙方,就是公关、广告这种;三类是甲方电子产品,比如恒基伟业;四类是服务,拉卡拉我定义成做服务的,持续提供服务的;五类是做投资。我当时认为就这五类企业。

  考大学我考的是北大的国民经济管理系,在1987年是全国最热的系。当时改革开放,我说战争年代我一定去从军去当元帅,和平年代就当总理,这是中学时候瞎说的,然后就考了这个系。后来毕业之后发现不可能当总理,就降了一个格当,下海做总经理,做不了总理就做总经理。做总经理我又是一种体验形式的想法,我当时没有想把一个企业从头做到尾,而是要把五类企业都做一遍。从四达广告到蓝色光标,然后恒基伟业、拉卡拉、基金,当时想退休之后做基金,但是因为拉卡拉走到产业帝国阶段,需要基金的协助,所以考拉基金已经成立了。我把五件事都已经做完了,共生系统在打造一个个小平台,我会自己越来越往后退。我们现在有很多创业的小团队,让他们创一下,未来的事业是他们的。

  新浪科技:您觉得做金融最难的是什么?

  孙陶然:金融其实是最难做的一行。没有金刚钻,不能揽瓷器活儿。金融不是瓷器活儿,金融是瓷器店,里边太金贵了,看着很容易,其实风险巨大。比如说借钱,放贷,这事最容易了,只要你有胆,给你一万亿你都能借得出去,但是你能收回来吗?你收不回来就死了。

  卖理财产品,只要你敢给高息,肯定能揽来。大家一万、一千都给你了。但是这些钱要兑现的,你兑得回去吗?现在所有的企业都冲进金融,那你有没有这种金融的常识,有没有这种风控能力?如果没有的话,你自己实业本身的东西做成金融根本做不大。因为你的实业领域就这么多,你不走出去,做不大。就像一个企业,你一万人的企业开个食堂,这个食堂是可以活得很好,但是不可能成为一个伟大的餐馆,因为你只是给自己人提供服务。

  再有一点,如果实业企业自己做金融,相当于在放大你的杠杆,金融危机是怎么来的?是那一个链条断了,你就完蛋了。你这里边只要有一个链条断了,那你资金链就断了,因为你把自己的资金链给紧绷了。次贷危机是怎么来的?就是因为那些金融机构把杠杆放到了20倍、30倍,如果只放8倍的杠杆肯定没有问题,就是把杠杆放太大了。

  拉卡拉角度来讲,我们拥有十多年积累下来的海量个人用户和商户,这是我们得以进入在整个金融服务全领域的基础,也是我们的出发点。另外一个出发点是我们的征信系统,征信加上已有的海量的用户和数据,这两个是我们去得以做全部事情的基础。

  把拉卡拉当做终极企业来做

  新浪科技:在中国第三方支付市场份额中,拉卡拉位列第三,您觉得未来拉卡拉还能在哪些方面取得突破?

  孙陶然:拉卡拉会成为一个共生系统,互联网金融的共生系统,共生系统首先是个大的生态系统,有几个特点。

  第一个特点是,它应该是全牌照的。

  第二个特点是,它的每一个子系统都应该是独立发展的,以独立的长成参天大树为目标,不是谁是谁的辅助、谁是谁的红花、谁是谁的绿叶。

  第三个特点是,母系统会为子系统提供共同的一些营养、土壤、水分,来促进它的成长。我们讲五个统一:品牌、用户系统、账户系统、支付系统、生产系统统一,每个子系统不是独立战斗的,你上来如果每个子系统要长成参天大树的时候,你不需要从种地开始一起做,你只需要做前端,针对用户端,所以母系统会为每个子系统提供共同的生存的土壤。

  第四个特点是,我们促进子系统之间的互相的协同,但不封闭,我并不是说你只能内部人给内部人服务,不是这样的。我的征信可以为蚂蚁小贷提供征信,我们的小贷公司可以使用芝麻信用,这就是促进相互的协同,但绝不封闭。

  这四个特点是共生系统的特点。这个特点非常像罗马人和美国人的方式,罗马人要统治世界,美国人要统治世界,但不是占领,不是把你都变成我的州,要的是影响力,你可以是我的盟国,你可以是我的行省,你可以是我的本土。拉卡拉也是一样,我可以参股你,一种方式是我参股你,还有一种方式是咱俩合资,或者是我并购你,就是你先做,以后我把你买回来,或者我内部创业,或者是我自建。现在支付、信贷、征信这三个是我们自建的,除此之外的我们现在都在通过参股、合资的方式来做。

  像我们的证券公司,那就是联想控股去发起了证券公司,拉卡拉作为第三大股东参与。参与之后,等于在证券这个主体里边,我就有了我的血脉,就变成我共生系统中的一个分子。共生系统并不是说100%是我的或者我控制的,只要是我有影响力的就行了。因为有了这种血脉,我们相互之间的协同和配合会更好,我也更有所依托。

  更主要的是通过参股的方式,输出影响力的方式来打造这个共生系统。这个有点像腾讯,腾讯现在有一点是这样做。我是比较喜欢罗马方式,拉卡拉是罗马方式,而且我们更强调共生系统。共生系统最核心的特点是谁都不是谁的红花,谁都不是谁的绿叶。

  新浪科技:拥有20多张牌照,拉卡拉帝国如何构建?

  孙陶然:拉卡拉是按照一个全牌照的金融公司在做布局。国内按照这个布局的有平安集团、蚂蚁金服,其他一些家说去按照这个布局,但是这种布局不是谁都能布的。我们最初在做拉卡拉的时候,我总结了金融服务行业的四个特点。

  第一个特点叫这个行业遍地是黄金,商机很多到处都能赚钱,这个现在大家都看到了,这个行业遍地是黄金。第二个要想赚钱必须有规模收益,它是靠规模取胜,必须有规模收益,当然别的行业也有这个特点,例如互联网也靠规模收益。第三个赢家通吃,金融行业一定是一个赢家通吃的。你的支付做得很大,一定会把贷款做大,把理财做大,把中间业务做大,甚至你可以进入到保险等等相关的行业,这是赢家通吃的,没有说一个银行只做支付不做贷款,或者只做贷款不做存款,所以金融行业一定是个赢家通吃的行业。第四个切入点很难,你必须找到一个切入点能够让你获得数以亿计的用户。

  你像招商银行(600036,股吧)最后怎么找到切入点,他花了很多年时间,发了几千万张信用卡,他靠他强大的信用卡的量支撑了招商银行(600036,股吧)。蚂蚁金服靠的支付宝形成海量的用户,拉卡拉靠的是还信用卡,如果没有还信用卡这个产品,我们不可能获得上亿的个人用户。在金融行业玩,如果你没有上亿的个人用户或者你没有上千万的企业级用户,你是没有办法去玩的。

  这四个特点,我们十年前其实就看明白了,然后我们沿着这些方向在做。所以这个不是谁都能做的,你现在进来之后掏100亿说准备做一个全牌照的金融帝国,你根本做不成,他不是靠钱烧出来的,他是靠海量的用户和数据。而这海量的用户和数据你要找到一个切入点。

  拉卡拉当年抓住了还信用卡的切入点,今天还信用卡已经不是切入点,五年前、八年前是,我们已经成功地把还信用卡累积的用户,转化成了我的钱包用户、我的信贷用户和我的支付用户。金融是高风险的行业,不是谁都能干这个事。有了这个能力之后,你必须按照全牌照的生态去考虑,如果在这个领域里面你想做个小而美的企业你一定会被干掉。如果说拉卡拉就把信用卡还款做到极致,今天已经没有拉卡拉了。如果支付宝说,我只是把支付做到极致,你今天你也没有这个帝国,所以小富即安在这个领域是不行的,他逼着你必须做生态帝国。

  新浪科技:您平时也会经常写写文章什么的是吧,除了在朋友圈看到之外,也会看到有些媒体要授权转载。是什么事情推动您做这件事呢?公众号是谁在运营呢?您觉得最大的乐趣是什么?

  孙陶然:其实这个公众号发的很多东西是写给我们内部的人,拉卡拉中层以上的干部大概300人,分布在全国各地。所以经常要给他们写一些东西来思考、学习,在处理邮件的时候发现一些普遍性的管理问题,就会写一篇东西给大家。因为你和所有你的干部来讲,大家统一思想、统一认识这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他们都理解上级的战略意图和管理思路,他做的时候就会更好做。所以公众号那些东西原来都是写给内部的,后来有人提说这些东西对大众也有一些启发,所以就选了其中一篇发上去了,后来逐渐增多。
责任编辑: 于阔 IF112
  • 拿起手机 扫一扫

    关注财界网官方微博

  •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财界网官方微信

    获得更多深度财经资讯

我要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遵守《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

 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您在财界网发表的言论,我们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版权与免责声明:

1 本网注明“来源:×××”(非财界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 在本网的新闻页面或BBS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文责自负。

3 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同本网联系。

热文排行
  • 财经
  • 股票
  • 理财
  • 综合

财界网广告服务中心

广告热线:400-898-3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