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峰对话量子链创始人帅初:区块链短期很难冲击BAT

来源: 腾讯科技2018-02-26 08:28:06
  2月25日22点,“三点钟火星财经学习成长群”「峰火台」第二讲开始,火星财经发起人、蓝港互动集团创始人王峰对话量子链创始人帅初。

  在对话中,王峰指出,中国从互联网时代走过来,一开始是copytoChina,好不容易在移动互联网利用大市场和后发优势扳回来,成了copyfromChina,但到了区块链技术,美国又一下子又走到了我们前面。

  帅初表示,区块链技术的影响力是一个10年20年的事情,你很难想想在2000年可以通过手机喊一个Uber,从这个角度讲不用着急,技术的影响力会慢慢通过越来越多的应用落地,并提升商业运行的效率。

  帅初还指出,区块链在基本的需求领域是没有太多机会的,从这个角度讲,区块链是很难短时间内对BAT有什么冲击的。“我个人感觉区块链适用于一些特定领域。”

  以下是王峰对话帅初部分实录:

  王峰:你可能是目前区块链创业者中最早做技术传播的人,比如你写了《从0到1建立自己的区块链》开发手册,同时我发现你还是几个社区的狂热布道师,这与你的Qtum(量子链)的成功的宣传策略有关?

  帅初:当时应该是13年开始,在bitcointalk上面开始大量发帖子和关注各种新项目的进展,当时中文的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的信息非常少,就在考虑写一写一些基础的技术教程,当时在巴比特和bitcointalk,发表了大量的技术教育的帖子,希望大家可以更多关注到这个新技术的潜力,当时写帖子的时候,最初的想法是想结识更多的技术开发者,这个在13年和14年,国内是非常非常少的。后面才发现,当时发布的帖子,成了这个行业的入门指导。

  王峰:阿里淘宝研发和中科院读书时期钻研比特币的经历,以及曾在硅谷学习并与当地区块链初创企业接触的经历,对你后来创业做一个区块链平台Qtum有什么影响?

  帅初:Qtum属于和社区走的很近的,大部门的技术和想法都来自于社区,因为比特币和以太坊都是开源的项目,Qtum最初的想法是希望融合比特币和以太坊的。

  当时14年的时候,整个行业进入了谷底,我当时博士辍学了,也在寻找一个突破的方向,在考虑如何做一个流行的区块链产品,学习了一段时间的产品设计理念,又去硅谷学习了几个月,慢慢积累了Qtum的想法,回过头看,每一段经历都很有价值。

  14年的时候,币圈(当时还没有链圈之说,链圈应该是17年的事情了,区块链概念的流行是15年底)很多人离开了这个行业。但是很多朋友,也都坚持到了今天。

  目前行业还面临很多技术挑战,我个人感觉还没有到精耕细作做互联网的产品的阶段。所以从互联网成熟的产品体系看区块链的应用,你会发现非常不成熟和产品很初级。中科院读博士期间,我给了自己很多的自由时间来探索各个加密货币的技术方向,基本上整个读博士期间就做了这个事情,其他博士的事情都没怎么做好。

  当时感觉着迷了,确实没有时间和精力准备博士论文了,博士最后一年退学了。

  王峰:比特币VS以太坊,两拨信徒都不喜欢对方:一个称对方为“比特神教”;一个斥对方为“以太坊骗局”。教主,你想这两个社区连接在一起,既保留比特币PeertoPeer电子货币协议的底层架构,又在应用层上继承以太坊的Smartcontract,比如你提到可以很好的兼容以太坊虚拟机,这样看来你打的是如意算盘,天下的便宜被你都捡到了。那两拨人看见你的东西出来以后,会不会同时把双矛赐给你呢?

  帅初:比特币和以太坊的定位不一样,各有优缺点,比特币定位于一个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以太坊定位于一个去中心化应用的平台。比特币比较简单,通过一些标准的交易类型和有限的脚本能力,来完成自己的定位,从这个角度上讲,比特币这个网络不是一个平台,你不大可能基于比特币搭建第三方的应用,但是以太坊通过引入虚拟机,把一套加密货币拓展成为了应用平台了,有很好的灵活性,别人可以在上面搭建应用。

  王峰:安全性呢,如果量子链遭受大规模DDoS攻击,你将来会如何反应?你说到过,不建议讲资金量大的项目放到智能合约上操作,可以具体举例吗?

  帅初:Qtum当时设计的需求是可以兼容这两个最大的社区,安全稳定可靠的比特币的底层再加上虚拟机的灵活性,然后再加上我们自己的创新(共识机制POS和更好的治理协议),我当时想法是这样更容易吸引到社区的开发者,因为都是他们熟悉的东西,另外在安全和灵活上,做一个折中。

  王峰:很多人对你的这个设计思想很好奇。你不建议将资金量大的项目放到智能合约上操作,怎么理解?

  帅初:DDOS对区块链的系统,不会造成太大的威胁,但是区块链系统会有很多其他的攻击向量(SybilAttack女巫攻击和微尘攻击等,针对共识机制和智能合约也有其他的攻击方式),区块链系统只要有超过100个以上的全节点,DDOS起来难度应该就非常大,因为区块链系统通过冗余的设计,保证了高可靠性,在CAP中,对区块链来说,A应该是最重要的。比如比特币网络,从运行到现在,应该是从没有宕机过。

  关于智能合约的安全性,智能合约的本质就是对资金和数据进行自动化的操作,合约的安全是一个挑战,并且合约的多样性和合约所使用的编程语言,都给合约的安全带来了很多的挑战,如果大量资金放到合约中,万一合约代码出现问题,资金是否能够取回就是一个挑战,之前parity钱包的多重签名合约出现了问题,应该是造成了1亿美金左右的以太坊被永远锁定,在不硬分叉的情况下,这笔钱,基本上就永远丢失了。

  相比来说,比特币对资金的处理模式更加标准化和规范化。包括多重签名和一些标准的交易类型,当然也和比特币的灵活性不足有关系,但是也意味着犯错误的可能性降低了很多。

  王峰:怎么看待刚刚发布的以太坊ERC2.0?最近好像有更新的迭代版本了。合约开发语言Solidity很多开发者不熟悉,有点类似JavaScript,但量子链支持更多语言?

  帅初:ERC20通过一些标准的接口,让token的发行极其容易,这也是17年以来,各种ICO项目兴起的动因之一.最近还有ERC721的一种新的token类型,non-fungibletokens,可以更多的用到数字资产领域。因为目前Qtum是兼容EVM的,所以所有以太坊上面的合约都可以在Qtum上面使用,关于未来支持更多的编程语言,主要是我们在开发自己的智能合约虚拟机QtumX86,可以支持CC++RUST等主流的编程语言来写智能合约,因为EVM也有很多局限,也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

  王峰:我看你几次提到前100名公链里,中国只占到2%到3%的样子,互联网这波走过来,一开始我们是copytochina,好不容易在移动互联网利用大市场和后发优势扳回来,成了copyfromchina。

  帅初:对,目前前100中,中国项目应该是四五个吧。

  王峰:我的看法,中国超过美国互联网是因为我们善于在应用层做体验和迭代,我们善于也得益于人海战术和群众运动,而不是卡尔马克思和中本聪那样的底层逻辑,比如我们能找到写底层系统的工程师很难,但硅谷很多以一当十的系统工程师,美国人的底层架构化思维比我们强,所以你看人家区块链一下子又走到了我们前面。我看文章上说你预计中国人会在里边占到20-30%,这个判断来自哪里?如果以太坊为加密新经济的中心,中国在这一轮新竞赛中的优劣势是什么?

  帅初:我感觉中国这边的技术研发也会慢慢跟上,另外就是我们巨大的移动互联网用户基础加上丰富的场景优势,长期来看,我感觉中国在公有链领域产品落地场景落地细分行业应用都会慢慢上来,并有机会领先。我们劣势感觉还是在于研发和底层技术,很多区块链领域的基础研发,目前还是海外比较多,并且早期这个领域,不论是比特币还是以太坊,几百名核心开发者中,中国程序员很少很少。

  当然这个有很多历史原因了,也和早期加密货币的理念大多来自于海外有关系。

  互联网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人们的吃喝玩乐衣食住行的领域,各个互联网公司已经做出来了非常好用的产品,我个人感觉区块链在这些基本的需求领域是没有太多机会的,从这个角度讲,区块链是很难短时间内对BAT有什么冲击的。我个人感觉区块链适用于一些特定领域,例如:1、游戏行业(虚拟道具和游戏渠道变革);2、数字内容领域(视频音频文字);3、各种ID的变革(人的ID和机器的ID等);4、金融领域(例如人人通过智能合约提供保险服务,自金融领域);5、组织架构变革,代替公司制度;6、投资领域(VCPE);7、为数字资产提供服务的机会(钱包交易所衍生品和流动性)等。未来的场景应该是遍地开花,但是目前阶段还没有看到能够颠覆BAT核心业务的机会,BAT解决了人类很根本的一类需求,也具备广泛的共识。

  王峰:未来的社会生产和生活场景中,哪些使用中心化技术的场景肯定还会继续造福我们?哪些去中心化应用将会很快让我们受惠?

  帅初:这个取决于如何定义去中心化的程度了,目前行业对去中心化的程度是没有一个精确定义的。另外区块链系统的进入门槛也非常重要,如果门槛太高,很多时候反而不容易得到社区的支持,但是面向企业应用还是可以的。

  王峰:怎么看待昨天陈伟星和朱啸虎有关区块链立场的这场嘴战?

  帅初:区块链不单单是一个技术变革,更多是给了大家一个新的理念,打开一扇窗,让大家意识到原来世界还可以这样来协作和运行。

  我个人感觉区块链技术的影响力是一个10年20年的事情,你很难想象在2000年可以通过手机喊一个Uber,从这个角度讲,我觉得不用着急,技术的影响力会慢慢通过越来越多的应用落地,并提升商业运行的效率。

  98年的互联网,去查看一下维基百科,对我们90后或者接近90的创业者很陌生,我记得当时美国SEC听证会里面提到一个细节,大量年轻人聚集的领域和地方,很有可能会慢慢发展起来。

  我个人觉得争论是很正常的事情,对于一个新的技术,需要大家全方位的讨论和辩论,美国应该举办了很多次辩论了,对大家都是一个互相认知和互相学习的机会。

  王峰:如果你给朱啸虎或陈伟星建议呢?

  帅初:没什么建议,思考清楚了才会产生行动力,对待新事物可

  以动态的看其发展,很多新事物刚出现的时候,看起来往往是不好看的。比特币创造了一个新的组织范式,一个价值1500亿美金的网络,背后没有主人,没有公司,这个在人类历史上,应该是第一次吧。

  王峰:我看你讲了很多你和EOS的区别,人家是你的假想敌吗?

  帅初:关于TPS这个问题有不同的切入途径,类似BTCETHQtum都是先保证网络的去中心化程度,在通过各种提升scalability的方案,例如扩容分片状态通道等,再提升TPS,因为从区块链诞生原因来看,decentralization应该是很多项目第一原则。因为如果我们需要中心化的方案,有太多中心化的解决方案了,但是也有另外一条路径,例如ripple和bts和eos,从tps入手,再慢慢解决网络的centralized的问题,最终还是依靠市场来选择。

  目前从行业的角度来说,技术和产品都在同步发展,从行业的角度来看,我们需要找个除了加密货币和ICO之外的,能够不断落地的应用,但是目前很多Dapp应用都处于早期的概念阶段,还很难到C端口用户的手里,但是确实有不同领域的团队在做不同的尝试,我们需要一些能够紧密结合区块链技术特点,并能带动C端用户的例子。

  王峰:几个细分领域的应用场景,你提到了可以道具化和渠道化的游戏、电影音乐文学等娱乐、金融、保险、物联网ID等,能否给我们稍微举例?

  帅初:例如在视频领域,互联网视频的分发、版权保护、支付体系等,可以借助区块链技术变革现有的视频(电影、短视频)的创作和分发体系,通过新的文件格式,借助于智能合约技术,实现视频的分发和付费的统一,并且可以实现视频版权的保护和点对点的交易,从内容领域推动互联网从信息互联网到价值互联网的变迁,重构现有的互联网内容分发体系。这个领域,我觉得非常有想象力。

  王峰:区块链掀起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用技术手段重构生产关系的革命,这场新旧利益集团的对立,互不相让,让我很担心,这场革命极有可能引发全球生产力发展的阶段性停滞甚至倒退,你觉得呢?

  帅初:我觉得这个不至于,但是加密货币必然会面临更多的约束和监管,但是区块链平台本质上是提供一个信任创造平台,更低成本建立信任必然会降低商业交易的成本,提升商业效率,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觉得并没有那么大的冲突。
责任编辑: 沈赫 IT138
  • 拿起手机 扫一扫

    关注财界网官方微博

  •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财界网官方微信

    获得更多深度财经资讯

我要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遵守《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

 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您在财界网发表的言论,我们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版权与免责声明:

1 本网注明“来源:×××”(非财界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 在本网的新闻页面或BBS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文责自负。

3 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同本网联系。

热文排行
  • 财经
  • 股票
  • 理财
  • 综合

千股吧热贴
  • 热门主题
  • 热门回复

基金岛热贴
  • 热门主题
  • 热门回复

社区热贴
  • 热门主题
  • 热门回复

财界网广告服务中心

广告热线:400-898-3001